原来家是这样的

  四眼碶小学 郑凯文

  黄昏下,残阳余晖,妈妈总是问:“猜猜我有多爱你?”我总是天真地说:“你说我有多爱你,我就有多爱你。”…..

  (一)

  和风渐渐把树叶吹得沙沙作响,夜晚,灯光照在微波粼粼的湖面,有一双影子在水中颤颤巍巍。我们母子俩,骑着自行车在马路边寻趣。一阵凉风把发梢吹得神采飞扬。又准备上坎坷的斜坡。

  “妈!看好了,你骑这么慢,学着点!”

  妈妈只是笑笑,说“好,好!”

  开始走下坡路,我又自豪得空手骑车,在马路上很是显眼。

  “小心!不能这样!”从耳边传来一阵焦虑的呼喊,明明是在拘束我,怎么有种暖意涌上心头。原来,家是,一道转瞬即逝的黑影。

  (二)

  热气腾腾的开水烧好了。“铃铃铃”又要迟到了,急匆匆地把衣物穿好,咦!早餐都好了。只见明明哼着流行的music,忙里忙外的,快活的很。一口面包,居然能使浑身充满力量。一杯牛奶,让我在糖的世间熬夜,真是顿好饭。

  “上学要迟到了!快点。”妈妈的催声打破了这种自在的感觉。

  同样的回答“OK,Mum。”她却百听不厌。原来,家是首悦耳动听的音乐。

  (三)

  我哭着扑入妈妈的怀中,雨点,一滴一滴从天而降,星星还亮着几颗。又是这讨厌的夏令营,我不去,就不去。依恋的欲望越来越浓,但无论如何总该分开的,看着离别的背影。我无助地坐在地上,剥落了所有希望。我在“水生火热”中挣扎着就如杜牧所说的“蜡烛有心还惜别,替人垂泪到天明”。终于,有一天我重见了光日。那个熟悉的身影缓缓地向我走来。像是生命中一盏亮亮的明灯,多么耀眼!一切来得突然,原来,家,是一滴忍耐多时的泪珠。